首頁 > 文旅大咖說 > 正文

文旅大咖說 | 梁建章:入境隔離要分級管理,避免一刀切

2020-03-16 10:03:50 新旅界 梁建章

從3月16日零時起,所有境外進京人員,均應轉送至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的隔離觀察。

作者:梁建章 攜程集團聯合創始人董事局主席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

從3月16日零時起,所有境外進京人員,均應轉送至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的隔離觀察。

在3月15日召開的發布會上,國家衛健委發言人表示,湖北除武漢以外地市已連續10日無新增本土確診病例報告,湖北以外省份新增本土確診病例數自2月27日以來均在個位數,已連續3日為零報告。毫無疑問,“本土確診病例”在數量上的持續走低,意味著境內疫情防治已經取得了明顯成效。至于官方近期一再突出這個名詞,自然也包含著另外一重意思,那就是未來的重點會集中在防范“境外輸入”。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北京近日宣布了一項重要舉措——從3月16日零時起,所有境外進京人員,均應轉送至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的隔離觀察,隔離人員費用需要自理。應當說,這是非常嚴格的限制措施。首先,限制范圍是“所有境外進京人員”,也就是無論國籍和來源地是哪個國家,只要從境外進入北京一律適用該項規則;其次,對于這些人員采取的措施是“集中隔離”,而非讓他們回到北京的住所或者酒店進行“居家隔離”。簡單一點來理解,只要這段時間從境外前往北京,入境之后哪兒也去不了,首先必須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待上兩周時間。

政府出臺這項政策的初衷,顯然還是希望最大限度地降低北京區域內的感染風險。畢竟這段時間隨著疫情在境外的不斷蔓延,歐美多國都開始面臨巨大危機,可以肯定的是,海外的累計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馬上就要超過中國。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已成為世界各主要經濟體中最安全的區域。正如當初疫情剛剛在中國爆發時,有些國人選擇出國以躲避疫情威脅。那么隨著如今各國的風險系數出現逆轉,可能也會有不少人從疫情高風險國家來到中國。而且從近期公布的部分事例來看,由于其中部分人士存在著瞞報、虛報等行為,給所在區域造成了不小的安全威脅。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出于安全考慮調整入境政策,在方向上還是正確的。但問題在于,即便是為了追求安全,是否就必須采取近乎極致的限制措施?

與北京相比,上海前一階段也推出了防范境外輸入風險的措施,上海的規定是——所有中外人員,凡在進入上海之日前14天內,有過重點國家或地區旅居史的,一律隔離14天。這個“重點國家或地區”的范圍,可以根據最新國際形勢不斷對名單進行調整。最開始的時候,被列入名單的包括韓國、意大利、伊朗、日本。前幾天,這份名單里又增加了法國、西班牙、德國、美國。至于“隔離”的措施,如果是無癥狀的入境人員,允許其采取在居住地自我隔離的方式。

肯定有人會擔心,如果只是要求這些人員居家隔離,他們萬一帶著潛伏的病毒到處亂跑怎么辦?其實對于這個問題,上海也早有考慮。允許自我隔離,并不代表政府層面放任不管。實際上,從這些人員入境的時候開始,就會經歷一系列嚴格而規范的完整程序。首先是海關核對人員的健康申明卡,然后進行紅外測溫,反復確認相關信息,并且按照最終去處的不同進行分流。分流之后,入境人員不允許乘坐網約車和出租車離開機場,而是可以由上海16個區及鄰省駐在機場的工作人員,統一組織送到集中隔離點和居家隔離點。而在出發前,這些相關信息已經被推送到其居住地所在的相關街鎮,由居住地的三人小組:居委干部、社區民警和社區醫生接手。等到入境人員回到社區時,需要再次測量體溫,并且被告知隔離期間的相關事宜,以及簽訂居家隔離承諾書。

通過以上介紹,大家不難發現,相比北京目前一刀切的嚴厲措施,上海所采取的措施要精準得多,也更為人性化。當然,上海模式看上去似乎更為復雜更為費力一些,但實際上,只要基層治理的能力到位,這套措施還是足以確保一座城市的平安。而對中國的幾座一線城市來說,完全可以擁有能力自信,并且在全世界的關注目光中展現這種能力。

至于展現能力的目的,并非只為了證明自身的強大,更是為了維持對外開放的姿態,以及努力促成國際間的必要交流。我們此前反復強調,中國必須要警惕與世界脫鉤的風險。只不過在一個月前,這種風險更多體現為其它國家可能對中國采取隔離措施。而在一個月后的今天,風險變成了中國可能為了追求零風險而對外采取隔絕和限制的過激措施。一旦措施的威力被無限度放大,那有可能導致中國實際上關閉國門,切斷與其它國家和地區之間的商品交流、信息交流、資金交流和人員交流。作為全球第一貿易大國,中國承擔不起這種因自我封閉而導致經濟崩盤的風險,該風險也許會比疫情風險影響到更多的家庭。

所以,盡管疫情目前在全世界范圍內存在著愈演愈烈的危險趨勢。但我們仍然需要對于不同地區的風險等級作出評判,并且在評判基礎上采取有針對性的措施。比如,上海已經將重點國家的名單從四國擴展到八國,未來或許還會增添更多的成員。與此同時,對于來自疫情風險較低國度的人員,,就沒必要針對全體入境人員都采取集中隔離,對于風險極低的國家和地區例如我國港澳臺地區的人員,就沒有必要隔離。這樣可以減少對外交流的障礙,也可以將政府手中相對有限的資源,強化到對于其它高風險區域入境人士的隔離措施。

那么,到底應該采取何種標準來確定一個國家和地區的風險高低呢?我們在這里提供一種思路作為參考,那就是可以比較一個國家或地區在過去一段時間內的新確診人數,并且結合其人口總量,可以對于這個國家或地區的疫情防控表現作出初步評估。

上圖是一份我們在3月15日根據最新數據制作的表格,通過表格可以發現,如果以“平均新增確診人數(每100萬人)”作為標準,意大利和伊朗是目前疫情最嚴重的國家,而比利時、奧地利等歐洲國家,以往因為絕對數值不高而比較容易被忽視。但如果結合人口數來看的話,就會發現他們的形勢也很嚴峻。在表格的另一端,中國顯然是疫情防控最出色的國家之一。曾經引發擔憂的韓國和日本,近期的形勢逐漸有所好轉,其風險系數要比歐洲諸國低得多。另外,中國、新加坡等國近期的新確診數據大部分來自境外輸入,僅以本土防控效果而言,這些國家都已經做得很出色。相信在政府那里,可以獲取更多更詳盡的數據,也會有更加精確的各種算法。所以政府完全可以根據對于各國各地區的風險系數進行計算,來動態調整相應的入境政策。比如未來如果韓國、日本的數值穩定下降至某個閾值以下,也就沒必要持續維持較高等級的防范措施。

總之,在加強入境隔離的問題上,和國內隔離政策的考慮一樣,不惜一切代價追求零風險不是一個科學的目標,盲目追求零輸入案例不是一個科學的目標。今后輸入的案例很可能大幅度高于國內的感染案例,這是我們國家防疫能力的優勢體現。我們要第一時間查到入境感染人員,防止引發本土感染,同時對于低風險區域還是要保持開放的態度。所以要結合地區特點和政府能力,科學制定分級管理的措施,才是更加理性和科學的選擇。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 魏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經濟學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聯席專家

  • 劉鋒

    北京巔峰智業旅游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教授、博士;國際休閑經濟促進會副主席,財政部政...

  • 王興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研究所所長,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獲得者。

湖北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