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研學旅行:重在專業與規范

清理和控制研學市場,讓研學旅行真正走上有助于提升素質教育的軌道。

近兩年,研學旅行(也被稱作“研學旅游”,或簡稱為“游學”、“修學”等)被業界逐步看好,各地爭相推出研學產品,所占市場份額穩步提高,既成為旅游融合發展的新領域,也成為旅游消費增長的新亮點。研學旅行今天能夠走旺看好,主要原因有三:

研學旅行被納入中小學教學計劃,成為義務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2016年12月,包括教育部、旅游局在內的11個部門聯合印發《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要求學校搭建一套完善的研學旅行活動課程體系,把研學旅行作為走出校門的必修課。因此,研學旅行便由以前的可有可無,變成了必須開展的義務教育。

高舜禮

旅游客源市場發育很快,對各類新產品需求很旺。到2019年底,我國國民旅游就將超過60億人次,包括孩子(即學生)在內的家庭旅游迅猛發展,每到寒暑假或長周末,帶著孩子出游已成為家庭必需的固定項目,孩子們則更是在意去哪兒出游(周邊、省內、跨省、出國),這客觀上為研學旅行奠定了發展基礎。

旅游企業重視青少年市場,將研學旅行列為了發展重點。像酒店、景區、旅行社等企業,由原來關注80后、90后客源,到現在更關注千禧一代和一零后,不論是網紅、抖音,還是舉家游、研學游,都是這一大批青少年市場的特征。正因如此,酒店已不再是純粹住宿概念,而變得休閑、溫馨、可消遣;景區則不再是單一的某種特征,而變得好看、好玩、好在;旅行社則放下身段,除了傳統包價半包價的旅游團,還要搞訂制服務、做研學旅行、辦會議活動等。

由于上述原因,研學旅行市場快速升溫,各地研學接待爆出了很好看的數字,同時也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例如,有的地方把研學當成了學校組織的春游秋游,成了大撥哄的旅游活動,把對普通游客接待的那一套,稍稍變化一下就兜售給中小學生;有的地方以看“唐僧肉”的眼光,貪婪地關注這個2億多人的研學市場(不包括大中專學生),背地里想著把滯銷落伍的旅游產品推銷出去;有的地方擁有很豐富的研學旅行資源,但就是開發不出合格的研學產品,無論是產品形態,還是內容構成,都比較狹窄和單調,研學設計、教育要求、活動組合都不專業;有些機構處于“撈好處”和“擺譜”的考慮,超越職責權限和業務范圍,隨意認定或授予一些地方“研學基地”,客觀上攪亂或誤導了研學市場的理性選擇。這些現象和問題不予以警惕和糾正,必然將影響研學旅行的健康和可持續發展。

那么,作為目的地的研學開發和接待者,該注意哪些問題呢?

其一,準確領會研學旅行。研學旅行不同于一般旅游,而是帶有明顯的綜合性、專業性、培訓性,如把研學者當作普通游客,千方百計引向旅游景點,在思路上未必是正確的,需要端正認識、領會實質。從國家主管部門印發的文件看,將研學稱作“研學旅行”,而回避了業界多年習慣的 “研學旅游”,這不應是隨意而為,而是有特別考慮的。

教育部等11個部門印發的研學文件,強調研學是教育部門或學校通過集體旅行、集中食宿方式,而開展的研究性學習和旅行體驗相結合的校外教育活動。國家旅游局印發的研學旅行服務規范,也未使用通俗的“研學旅游”一詞,而稱研學旅行是以集體旅行生活為載體,以提升學生素質為教學目的,依托旅游吸引物等社會資源,進行體驗式教育和研究性學習的一種教育旅游活動。因此,研學旅行既不同于傳統的夏令營、冬令營,也不同于過去學校組織的“春游”和“秋游”,而是學校義務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是試圖參與其中的旅游企業應準確認識的。

其二,明確對標素質教育。既然研學旅行是在校外開展的義務教育,目標是利用社會資源提示學生素質,又有其它教育和服務主體的參與,這就必然要有一些基本的規定和要求。例如,如何將研學旅行加以課程化?怎么設計和認定研學課程?如何提高和檢驗研學成效?這是研學的所有參與方都應非常明確的。研學旅行是基于旅行基礎上的研學,旅行只是學習的載體和形式,而達到研和學的目的則是本質。因此,必須要有一個得到教育部門或學校認可的、清晰具體而可以規范實施的研學課程,否則就難免讓人覺得土法上馬、率性而為,就像是40多年前的對工農兵大學生搞的那種“開門辦學”。

要讓研學達到促進素質教育的目的,起碼應兼顧三個視角:一是作為研學接待方,應根據校方需求提供和實施研學課程,每門研學課程應有明確的主題定位,有主導性的目的歸屬,而不是很模糊的“一菜多吃”、全能型的以不變應萬變;二是作為研學活動的組織方,學校和教師應發揮主導作用,通過與接待方的溝通和交流,更好地對應素質教育的要求,而不是交給接待方就算了;三是作為研學之中直接受教育的學生,對研學活動應積極參與、深入體驗、主動思考,爭取達到接觸實踐、寓教于游的效果。

其三,做好各地研學規劃。研學旅行可依托的社會資源很多,旅游僅是其中之一,各地應在研學教育思想的指導下,統籌研究適于開發研學旅行的社會資源,做好區域性的研學產品開發規劃。

一是要把握研學的階段特征。教育等11部門下發的文件,規定研學是小學4年級以上的學習任務,還按年級確定了研學重點的不同,這應該成為開發研學產品的一個重要遵循。有的地方提出“跟著書本去旅游”,依照教學大綱的指引,考慮與書本的結合、補充或延伸,開發對應性很強的研學產品,例如,山東曲阜開發的孔子與六藝研學。

二是要把握研學的產品類型。國家旅游局印發的研學服務規范,把研學旅行產品分為5類,即知識科普型、自然觀賞型、體驗考察型、勵志拓展型、文化康樂型。這個分類,既對應了不同年級學生的研學需求,也可作為引領全國研學產品開發的指導。

三是要把充分運用好社會資源。各地可以利用的研學資源很多,關鍵是抓住地域特征,根據研學主題做好文章,例如,如黃山研學對徽文化、文房四寶、黃山資源的開發;敦煌對莫高窟文化寶藏的開發,組織舉辦了莫高學堂;廣東韶關依托丹霞山資源,開發了地質地貌景觀科考;杭州在千島湖依托娃哈哈自來水廠,開發了飲水思源為主題的自然科普型的研學;延安、井岡山、瑞金利用紅色旅游資源,開發了紅色教育為主題的研學課程。

其四,認真研發研學課程。這相當于旅行社的旅游產品設計。對于教育主體來講,如何有針對性地圍繞研學主題研發和定制研學課程,是研學旅行得以有效實施的關鍵。落在具體某次研學活動上,應該有一個總體設計,要像組織一次會議那樣,需編制一份全部日程的執行手冊。

這個過程中,需要與教育方面進行溝通,在達成共識和一定論證之后,才能形成一個具有操作性的研學課程手冊。一份合格的研學課程手冊,應該包括以下要件:一是研學旅行的主題和所要達到的目的;二是主要研學板塊,包括研、學、旅、行各個方面,上哪些課、看哪些點、體驗什么、思考什么;三是主要日程安排,包括計劃、行程、內容;四是組織架構,包括帶隊老師、學生分組、保障人員、聯系方式等;五是提示事項,如往返日期、車次安排、作息時間、安全提示、紀律要求、物資清單;六是研學活動的環節測驗與成效評估。

其五,精心組織研學活動。這是研學課程的執行環節,也是抓好研學旅行的主干。一是處理好研與游、學與玩的關系,體現參觀重點與研學的關聯性,要將研學與一般旅游區別開來,不能出現過分偏重游玩、以游玩為主的現象;二是處理好研與學的關系,研學之學不同于課堂教學,方式上不應是課堂教學的那種老師講、學生聽,而應體現適度的靈活性、開放性。使學與游有機協調、緊密融合,達到寓教于樂、寓游于教;三是處理好觀察與思考的關系,研學既不同于教學,也不同于自學,也有別于家庭作業,應該讓學生盡量動眼、動手、動腦,落到課程設計上,最好盡量涵蓋觀賞、聽講、體驗和實操等多元要素,從多個角度讓學生受到鍛煉和教育,而不是一游了之,一篇事后的心得體會就完了。四是處理好研學與評價關系,即盡量構建各階段、多層次、多方式的評價體系,例如小組范圍的“競賽”、“互評”、“小結”,階段性的“作品展示”、“觀察心得”、“任務答辯”等,避免研學淺表化和走過場,最終確保研學旅行的質量。

研學是一個2億多人的巨大市場,關乎廣大青少年的課外素質教育。無論是教育、文旅等主管部門,還是研學活動的工作組織和服務提供方,一定要拿出對子孫后代和中華民族千秋偉業認真負責的精神,在思想上真正高度重視起來,把追求研學的社會效應放在首位,而不是僅作為普通的旅游客群,讓他們看好、玩好、走好就行了。同時,由于研學旅行所具有的相當的專業性、跨界性、關聯性,教育和文旅部門應加強對研學發展的調研,及時關注和解決一些苗頭性、普遍性和要害性的問題,樹立一些規范運行的代表性案例,清理和控制“研學基地”的授予,讓研學旅行真正走上有助于提升素質教育的軌道。

標簽:

相關文章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 魏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經濟學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聯席專家

  • 劉鋒

    北京巔峰智業旅游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教授、博士;國際休閑經濟促進會副主席,財政部政...

  • 王興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研究所所長,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獲得者。

湖北11选5走势